永利赌场网址平台

农民工的女儿(小品)

作者:潘德龙 发布日期:2010-06-22 14:49:10 查看次数:12871次

时间:2008年9月5日下午
地点:杨刚家客厅
人物:(以出场先后为序)
赵阿姨——女,45岁,家境较好的上班族,简称“赵”。
杨  刚——男,15岁,九年级学生,班长,赵阿姨之子,简称“杨”。
王小华——女,16岁,农民工的女儿,杨刚的同学,简称“王”。

 

(幕启,屋内杂乱无章,椅子上堆着脏衣服,桌子上放着电话机。赵阿姨出差回来,走进家门。)
赵:这出差真是太辛苦了,既要挤车,还得走那么多的路,可把我累坏了,到家咯,真该好好地休息休息。(进屋)啊呦喂,这是怎么啦,屋里乱七八糟的,这兰姨也不收拾收拾。兰姨,兰姨……没人,她没来?这兰姨也真是的,给人家当保姆,怎么能说不来就不来呢?哎,不对呀,兰姨这人从来不会这样的,会不会是病了?她要是真的病了,我们家可怎么办呀。(收拾脏衣,欲下,电话响,杨刚出现在舞台一角。
杨:(对着手机)“喂,兰姨。”
赵:(对着电话)“不,我是你妈妈。”
杨:(对着手机)“妈妈,是你呀,你出差回来啦。”
赵:(对着电话)“回来了,刚到家。哎,杨刚,你找兰姨有什么事呀?”
杨:(对着手机)“我想请他告诉你们,我今天要晚一点回来。”
赵:(对着电话)“晚一点回家,为啥呀?”
杨:(对着手机)“我们班级的王小华同学,她是农民工的女儿,开学都好几天了,一直没来上学,听说她妈妈病了,老师和同学们推派我上她家去看看。”
赵:(对着电话)“那你快去,早去早回。”
杨:(对着手机)“知道了,妈妈再见。”
赵:(对着电话)“再见。”(放下电话)晚一点回家就晚一点好了,反正早回家也吃不上饭。(拿起脏衣欲下,王小华匆匆上。)
王:赵阿姨,对不起,对不起,我来晚了!
赵:你?!你是谁啊?
王:我是来给你家当保姆的。
赵:你来给我们家当保姆?那兰姨她……
王:她……她……
赵:她怎么啦?
王:她……她……她和我说好了,这里的活让给我做了。
赵:你认识兰姨?她是你的什么人?你和兰姨什么关系?
王:(脱口而出)她是我妈妈……
赵:你?你是她的女儿?
王:不!不!我不是她的女儿,她是我妈妈家的亲戚。
赵:怪不得看上去还有点像。
王:赵阿姨,(试探地)那从今天起,你家的活儿就让我干了?
赵:你?!(上上下下地打量王小华)
王:赵阿姨,你怎么这样看我,是不是不信任我?把我当骗子了?
赵:你那么瘦小,还是个孩子呢,怎么能让你当保姆呢!
王:能,阿姨。你别看我长得瘦小,可我是很会干活的,真的,洗衣服、扫地、擦窗子、拖地板、烧菜、烧饭我都会。我烧得饭喷喷香,我烧的菜味道特别好。真的,我不骗你。
赵:这些我都可以相信你。
王:那你答应要我了?
赵:呦,孩子,说了半天,你还没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呢。
王:我叫王小华。
赵:王小华?这名字怎么那么耳熟呀。
王:我们外地人取名字,喜欢学别人的,所以叫大华小华的特别多。
赵:这倒也是,小华,阿姨问你,你今年几岁了?
王:十……不,二十,对,二十岁。
赵:到底十几,还是二十岁呀。
王:虚龄二十岁,实足年龄十九岁。阿姨,我真的已经是大人了,你就要了我吧。
赵:我……我总觉得你还小,应该去读书。
王:读书?(摇摇头)
赵:你不想读书吗?(王摇头)你读不好书吗?
王:谁说的,我读书可好呢,除了班长,我在班级里成绩最好。
赵:那你更应该去读书呀。
王:(摇摇头)爸爸在建筑工地打工,已经半年多没拿到工资了,妈妈突然病了,住进了医院……
赵:这么说,你是读不起书,是吗?
王:(发觉自己说漏了嘴)不,不,不是的。我是因为没考上高中,才不读书的。
赵:你不是成绩很好,怎么会没考上。
王:这……这是因为没有发挥出正常水平。
赵:孩子,别灰心,考坏了没关系,明年再来。
王:话是这么说,可我已经长大了,总不能一直让家里养着,应该自食其力,应该分担家里的负担。
赵:那你为啥不去找其他工作呢?
王:我去找了,找了好几天,可人家不要,嫌我小。要不,我也不会让妈妈……妈妈的娘家亲戚把这里的活儿让给我了。阿姨,请你看在我妈妈……妈妈的亲戚份上,留下我吧。
赵:这……
王:赵阿姨,我妈妈的亲戚说了,你是个好心人,很同情我们这些外地人的,你就收下我,好吗?
赵:哎,你让我怎么说呢?
王:阿姨,你答应了?
赵:小华,干家务活,可是很辛苦的。
王:我不怕,我不怕辛苦,我一定会干的很好的。
赵:那就试试吧。(指点王怎么干活)
王:阿姨,我都知道了,你在外面工作也很辛苦的,刚回到家里是不是?你去休息吧,这些活,我很快就能干好的。
赵:那好吧。(欲下)
王:阿姨,(不好意思地)我还想给你说句话。
赵:有什么话,你只管说。
王:阿姨,我今天是第一天给你家做保姆,我们可不可以把它当作考试,考得及格了,你就录取我,让我一直干下去。
赵:这孩子!
王:你同意?那我们拉钩!(抓起赵的手拉钩)拉钩,上吊,一百年,不许赖,谁赖……
赵:谁赖谁小狗。(一边用手指着王,一边笑着下)
王:(高兴地拍手)吔,哇塞!(拿起脏衣服,欲下,电话响)阿姨,电话。
    (内传出赵的声音:“你接一下吧。”王拿起电话,杨刚出现在舞
台一角)
杨:(对着手机)“喂,妈妈。“
王:(对着电话)“是要你你妈妈接电话吗?“
杨:(对着手机)“你是谁呀?”
王:(对着电话)“我是你们家的保姆。”
杨:(对着手机)“你是兰姨,兰姨。”
王:(对着电话)“我不是兰姨,我是新来的,我姓王。”
杨:(对着手机)“呦,王阿姨。”
王:(对着电话)“什么?王阿姨?你叫我王阿姨,你是小娃娃吗?
杨:(对着手机)“我今年十五岁。“
王:(对着电话)“我才比你大一……一点点,你不可以喊我王阿姨。”
杨:(对着手机)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,那我喊你王姐,叫王姐可以吗?”
王:(对着电话)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杨:(对着手机)“王姐,你饭烧好了吗?”
王:(对着电话)“还没呢。”
杨:(对着手机)“那你快一点,我马上要回家吃饭,吃好了饭,我还有事呢。”
王:(对着电话)“你有啥事,那么急。”
杨:(对着手机)“刚才我到王小华家去,她家里没人,所以我想先回家吃饭,晚上再去。”
王:(对着电话)“找谁?”
杨:(对着手机)“找我的同学,王小华。”
王:(对着电话)“找你的同学王小华?你是谁?”
杨:(对着手机)“我是杨刚。”
王:(对着电话)“你是杨刚?”(挂电话)啊,天哪!这是杨刚的家,这怎么会是杨刚的家呢?
杨:(对着手机)“喂,喂,喂……”怎么挂了。(下)
王:不行,待会杨刚回家,他妈妈就会知道,我还是个学生,还是个孩子,会不要我的。好不容易找到的挣钱机会又没了,怎么办?怎么办?没希望了,还是走吧。(赵阿姨上)
赵:小华,小华,你怎么啦?
王:阿姨,对不起,我不想在你家做保姆了。
赵:为什么?刚才还非要留下不可呢。
王:我怕我干不好。
赵:干不好也不要紧,慢慢学嘛。
王:我怕我学不会,真的,我原来什么都不会做。洗衣服、扫地、拖地、擦窗子、烧饭、烧菜我都从来没干过,真的,我不骗你,我烧得饭会夹生,我烧的菜呀,连狗狗也不爱吃。
赵:不会的,就是真不会也没啥,我会教你的。
王:不行,不行,教我也不行,我这人脑子太笨了,什么都学不会。
赵:看你说的,我才不信呢,看你的模样,也是个机灵孩子,虽然人瘦小一点,可这有什么?常言道刀小只要快,人小只要乖,你说是吗?再说,你不是要自食其力吗?不是要为家里分担一些负担吗?
王:这么说,你一定要让我在你家当保姆了。
赵:我们不是已经拉钩了吗。
王:阿姨,我……(轻声地哭了起来)
赵:傻孩子,别哭,你就放心在我家干活,干好干坏,我们都不怪你。
王:我……
赵:要不,我给你加点钱,比兰姨多一百元,好吗?
王:阿姨,谢谢你对我这么好,可我还是得走,对不起!(向赵鞠躬,转身欲走,杨刚上)
杨:王小华?!
赵:小刚,你认识她?
杨:我当然认识她,她是我同学。
王:阿姨,对不起,我刚才对你撒谎了。
赵:孩子,我知道,你是出于无奈,阿姨不怪你。不过,你得实话告诉我,你和兰姨到底是什么关系?
王:她是我妈妈。
赵:为什么不早说?
王:妈妈不让。
杨:是不是兰姨她病了?
王:是的,都住医院了,还要开刀……
赵:这个兰姨也真是,还把我们当外人,有困难不给我说,还忍心让女儿放弃学业出来挣钱。
王:妈妈没有不让我读书。
杨:那你为什么不去上学,开学已经五天了,你一天也没去过。
赵:是不是因为没钱交学费?
王:(点点头)我是外地人,农民工的女儿,户口在老家,在上海上学要花借读费。
赵:要多少,我帮你出。
杨:妈妈,谁要你出呀。现在国家有了新的政策,外地农民工的子女在上海读书,不但不收借读费,而且学费也和我们一样,不收了。
王:这……这是真的?
赵:呦,对了,我刚才在电视新闻中看到了一条好消息。
杨:什么好消息?
赵:上海市的领导要求全市的所有单位,不得拖欠农民工的工资。
王:这么说,我爸爸的工资可以拿到手了。
杨:小华,我刚才到你家去,就是要告诉你这些喜讯,还有,学校的老师,班级的同学知道了你妈妈生病的消息,大家凑了一些钱,让我送给你。(把一个大信封交到王手中)
王:这……
杨:老师还让我告诉你,请你马上去上学,学校对困难学生也会进行补助的。(王失声痛哭)你,你怎么哭了?!
赵:她这是高兴呀!
王:阿姨。
赵:孩子,不哭了,听话,明天就去上学。
王:嗯,我一定要好好学习,将来做一个有用的人,报答党和国家,报答社会,报答像你们这样的好心人。
    (赵阿姨把两个孩子搂在怀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