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赌场网址平台

冒牌病人(方言小戏)

作者:潘德龙 发布日期:2010-05-31 14:46:01 查看次数:10985次

时间:现代,某一天上午
地点:医院单人病房
人物:大明——男,二十八岁,研制新产品的科研组长,简称“大”
小明——大明的双胞胎弟弟,演员,简称“小”
(以上两个角色由同一演员饰)
劳燕——女,二十五岁,护士,简称“劳”
陈岩——男,四十三岁,医生,简称“陈”


(幕启,大明正在对着手机讲话)

大:“……我讲小明啊,我虽然只比你早出世十八分钟,可总归是你的的刮刮、实实在在、正正宗宗、嫡嫡亲亲,一个爷娘养出来的亲阿哥,我是千年难板求你啊,你无论如何不好搭我打“野舞台”,捣浆糊的……啊呀,我只不过是请你顶替我到医院来当一天病人,又不是让你到监牢当犯人,你紧张点啥?再讲,在医院里,“厌气”有人陪,吃饭又有人喂,要想外面兜一兜,护士小姐手挽手,不要太适意呀……怎么会装不象呢?你可是专业的演员!窝在被头里发发嗲,还怕拆穿西洋镜,就是低能、弱智、憨大也笃定来讪……嘘,护士来了,等一歇再打电话给你。(急忙躺到病床上,劳燕上)
劳:大明,大明……
大:劳护士,你来了。
劳:来了。
大:劳护士,辛苦你了。
劳:不辛苦。
大:劳护士,你看,我好多了。
劳:那好呀。
大:劳护士。
劳:你别总是这样叫我。
大:不叫你劳护士,那该怎么叫呢?叫劳小姐,劳同志,劳姑娘。
劳:总离不开劳字,都快被你叫成老太婆了。
大:这我也没有办法,谁叫你姓劳的。
劳:你能不能把这劳字去掉。
大:把劳字去掉,叫你燕,不行不行,象叫女朋友,老难为情的,劳姑娘。
劳:屋里的人,单位的同事都叫我小燕子。
大:那我也叫你小燕子吧,唉,小燕子,你今天不是应该休息的吗?
劳:我放心不下你,院长把护理你的任务交给我,我可不能不尽心啊。
大:你的责任心也太强了。
劳:哪能比得上你呢,为了研究新产品,几天几夜不睡觉,累得晕倒在实验室。
大:可我现在全恢复了,你看,老虎也能打得死,劳护士,不,小燕子,我想……
劳:你别说了,你想说什么,我早就知道了。
大:我还没开口,你怎么会知道。
劳:当然知道,不信,我说给你听。(学大明口气)我们的新产品研制关系到企业的发展,我可是向领导保证过的,一定尽快攻克难关,我不能不实现自己的承诺,在项目进入攻关的关键时刻,我这个当组长的在医院能躺得住吗?
大:喔呦,我真服帖你,我想要讲的话,你一个字都无没有讲错。
劳:你在医院住了四天,这几句话都讲了十三遍了。
大:那你总应该……?
劳:偷偷的放你回去?这是不可能的!
大:我以为你会帮忙,原来你,哼!(生气地钻进被窝)
劳:(拉开被子)别生气了,大明,吃早饭吧,你看,我给你带什么来了。
大:小笼包子?!
劳:我知道你最欢喜吃小笼包子,来,我喂你。
大:我不想吃,没胃口,吃不下。
劳:你看,你看,还想偷偷出去,这么好的南翔小笼也吃不下去。
大:我已经吃过了。
劳:吃过了,吃过什么?
大:一杯牛奶,二只蛋糕,三块萨其马,四只香蕉,五粒口香糖……
劳:你别吹牛了,我一来就看过了,你这里的东西一样也没少。
大:早知道,蛮好朝窗户外面丢脱点。
劳:你呀!
大:呕,小燕子,我说你这护士怎么把本职工作忘了。
劳:什么本职工作?
大:例行公事,测体温,量血压。
劳:时间还早呢。
大:能不能提前进行,说实在的,昨天晚上,我一直在想今天要进行实验,一夜没有睡好,现在二只眼乌珠要闭下来了,你早点测体温,量血压,我好太太平平“笃笃悠悠”悃一觉。
劳:那好,我去拿体温表、血压器。
大:顺带便泡一壶热水,一定要到下面锅炉房泡“达达滚”的。
劳:好吧(拿热水瓶下)
大:总算把她骗走了。(摸出手机拨号)“喂,小明,你马上过来……什么,没吃早饭,我说你就别吃了,我这里象开食品店,还怕饿肚皮……十分钟后,二病区花园碰头……要是我不能按时来,就在内科病区厕所等我,不见不散……OK!”
(劳燕拿着体温表、血压器、热水瓶上,大明急藏手机)
劳:又在给单位打电话,你这样还能养的好病吗?(搜出手机)暂时没收。
大:……!
劳:别说话(把体温表塞在大明嘴里),把手伸出来(给大明量血压),你看只有五十、八十,三十七度八,还在发烧呢!好了,老老实实睡觉,不许胡思乱想动歪脑筋了。
大:好,我睡,我睡,不过,你也可以走了。
劳:你睡你的,我坐在这里,不会影响你的。
大:这……我不睡了!
劳:怎么不睡了,你不是说二只眼乌珠要闭下来了。
大:我……我想到外面去散步。
劳:那好,我陪你,把大衣披上。
大:这……
劳:走呀!
大:我又不想去了。
劳:不想去,就躺下。
大:(过了一会)我要上厕所,可以吗?
劳:这还用问!
大:(得意地旁白)上厕所你总不会陪着我了,嘻嘻(披衣下)
劳:我就不信不能把你护理好(把所有食品收起来拿下)
(小明穿着大明的病人衣服上)
小:嗯,这病房的条件还真不错,怪不得哥哥说做病人不要太适意呀。(四处找食品)还说这里象开食品店,一样吃的都没有。(打开保温食盒)小笼包子!还热乎乎的(狼吞虎咽地吃)味道崭得不得了,可惜太少了!
(劳燕上)
劳:大明,你把小笼包子全吃了?
小:嗯,还有吗?
劳:你还想吃?
小:想吃,(旁白)昨天夜里外地演出回来,一觉困到现在,早饭还没吃过,两只小笼包子,不晓得放到那一只肚皮角里去了。
劳:你还想吃,我叫人帮你去买。
小:那太麻烦你了,不过,不要买得太多,弄半斤差不多了。
劳:啥?半斤?(奇怪地打量小明)
小:啊呀,你怎么横看竖看看不罢啊,我看你不像个护士,倒象是鉴定出土文物的专家。
劳:奇怪,刚刚吃一只也讲没胃口,现在一下子要吃半斤。
小:这……这说明你们医院有水平,药到病除,妙手回春,我这个病人恢复健康与时俱进。
劳:(略思索)那我马上叫人去给你买小笼包子。
小:好呀(脱鞋上床,欲躺下)
劳:慢,先把药吃了。
小:(一惊)吃药!
劳:来,我喂你。
小:别,别……不用麻烦你了,你还是去买小笼包子吧,药我自己会吃的。
劳:那我走了(下)
小:小姑娘资格嫩来,我随溜溜打打过门,就把她噱走了。(把药包起来,放进口袋)价许多药,用不着喝一口开水,嘻嘻,唉,不过,不能大意,还是小心点好。钻在被头里,闷声大发财,这样,总太平了吧。(躺下,劳燕上,小明装着打呼噜)
劳:大明,大明(小明呼噜越打越响)大明,大明(用手推)
小:(装着睡眼朦胧)阿是小笼包子买来了,放在旁边,我等一歇吃。大概这些药中有安神的,吃了后,我就想睡(又打呼噜)
劳:那你睡你的,我给你打吊针(拉过小明一只手)
小:(跳了起来)我不打吊针。
劳:大明,你今天怎么啦?
小:我已经吃了这么多药,吊针就别打了。
劳:怎么能不打呢,你的血压这么低,体温却偏高。
小:我血压正常,体温正好,不信你量。
劳:刚才量的,我这都记着呢。
小:刚才是刚才,现在是现在。现在你再量一次,如果血压还低,体温还高,不要说打一只吊针,就是打十只,我也听你的。
劳:那好吧(给小明测体温、量血压)啊呀,怎们会这样呢?
小:阿是,样样正常。
劳:(想了一会)那这吊针就不打了。(拿吊针下)
小:唉呦,亏得我头脑活络,否则,这只吊针打下去,无没毛病也要弄出毛病来了,还好小姑娘嫩呼呼,好弄帐,看来,还是小心点好。(又钻进被子,劳燕带陈岩上)
陈:小燕子,大明的热度是不是真的正常了?
劳:……
小:是的。
陈:血压也上去了?
小:是的。
陈:很好,我再给他检查一下(戴上听筒)
小:他睡着了。(做个鬼脸)
陈:(眯眯眼,点点头)睡着了也不影响我检查。(装着很认真的样子为小明检查)嗯,一切都很好。(小声对劳燕说)你说的不会错,(大声的)吊针可以不打了,药也可以停了,现在就让他好好睡一会(小明打起呼噜)。小燕子,你去通知手术室,九点半给大明开刀。
劳:好!
小:(掀开被子跳了起来)什么?开刀?
陈:对,开刀!
小:不,我不开刀!我不能开刀!
劳:大明,在医院要听医生的。
陈:大明同志,也许你自己不知道,你的腹部出了一个肌瘤,应该及时摘去,前几天你血压不稳,又有点发烧,所以手术无法进行,今天一切正常,手术可以进行了。小燕子,去准备吧。
劳:我马上就去。
小:别去,别去,我不开刀。
陈:为什么?
小:我……我有热度,不能做手术。
陈:(用手摸摸小明额头)我看,很正常啊。
小:小燕子,你把体温表拿来,再重新量过。
劳:陈医生,你看……?
陈:再量一次也好。
(小明从劳燕手中接过体温表趁二人不注意把体温表揣进了热水瓶)
小:(拿出体温表)陈医生,你看,是不是体温高。
劳:(接过体温表)四十八度,能有这么高呀!
陈:热水瓶里再多揣二分钟,说不定能有八十八度。
小:啊呀,都给他看在眼里了。
劳:大明,你勿必要这么装神弄鬼的,能马上把肌瘤摘除,这是个好事啊。
小:还能是好事吗?
陈:再说,这不过是个小手术,没有任何危险,刀口也不大。
劳:陈医生,这个手术刀口只要三十公分就可以了吧。
陈:嗯,三十公分足够,很小的。
小:啊呀,我的妈呀,三十公分,要这么长,还小呀,陈医生,是不是这刀一定要开?
陈:一定要开。
小:能不能今天不开?
陈:今天不开,以后是不是要开就说不准了。
小:有这么严重?
劳:陈医生,我看还是让大明同志自己再冷静考虑一下吧!
陈:也好。
劳:我们走(二人下,出门后,二人掩面而笑)
小:(急忙拿出手机拨号)“哥哥,大明,我这病人装不下去了,再装下去,肚皮上要装拉链了,要三十公分长呢,我挡不牢……
(劳燕上)
劳:(对着手机)“怎么挡不牢,那个小姑娘嫩呼呼的,随溜溜就噱过去了。”
小:“你是谁?”
劳:(走到小明身边)你看我是谁?
小:啊,是你!
劳:你呀,差一点真让你把我给骗了。
小:说真的,我哥是不是真的要动手术?
劳:你说呢?他疲劳过度需要开刀吗?
小:嘿!哈哈哈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