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赌场网址平台

隔壁邻居(方言小品)

作者:潘德龙 发布日期:2010-04-15 14:40:53 查看次数:11902次

时间:现代的某一天
地点:婷婷家,新公房的客厅
人物:婷   婷——女  十八、九岁,简称“婷”
三阿伯——男  五十多岁, 简称“伯”
老外婆——女  七十来岁, 简称“婆”

 

〈幕启:婷婷手拿电冰箱的包装盒从里屋走出,门铃响。
婷:啥人?
伯:〈内应〉我,你们隔壁的新邻居。
婷:哦,是住在三O一的新邻居,快请进。<开门,伯上>
伯:咦?
婷:啊呀?
伯:婷婷?
婷:三阿伯?
伯:怎么会是你?
婷:原来,我们的新邻居仍旧是你!
伯:哎,我也真正想不明白,我们和你们在老宅基上做了几代邻居,虽然场面头上不曾“打天落地”,暗底下小矛盾积了交关,我本想趁这次动迁搬新公房分分开,那能又弄法弄法弄到一起来了?
婷:嘻嘻,这就叫不是冤家不碰头!
伯:可惜,我蛮好的打算又落空了。
婷:你的什么打算落空了,能不能讲出来听听?
伯:这……〈向四周张望〉
婷:三阿伯,你东张西望在寻哈?
婷:你外婆她……〈指指里面〉
婷:她在老房子里,还没有过来呢!
伯:这么说,她不在?〈婷摇摇头〉真的不在?
婷:三阿伯,我骗你做啥?有啥话,你讲给我听好了,我保证不告诉外婆。
伯:哎,婷婷,你是知道的,我和你外婆讲起来还是自家人,但不晓得为啥?常常要发生小磨擦,喏,为了种棵树,相骂吵了三日天,为了自留田上一条界,不理不睬三个月,为了造房子,不来不去了三年。婷婷,你是知道的,我三阿伯是个老积极,不论啥总要比人家跑在前头,村里的领导也三天二头表扬我,可就是因为和你外婆关系搞僵了,所以,文明户到现在还没评着,本来我想趁这次动迁搬新公房,换个新邻居,隔壁隔户搞得和睦点,这文明户的光荣称号就十拿九稳了,可……
婷:你这算什么话?和我家做隔壁邻居,难道就不能和睦相处了?
伯:婷婷,你不要误会,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担心你老外婆……
婷:我老外婆怎么了?她是年纪大了点,脾气固执点,可她也会变,喏 ,从今天开始,她的身份就变了,过去她是农民,现在她变成居民。过去,她是乡下人,从今天起,住公房了,变成了城市人。
伯:身份一变,我和她这一对老冤家还能变成好朋友了?
婷:这个嘛,要靠双方努力。
伯:双方努力?怎样努力?你倒讲讲看。
婷:我们家里,包括我爸爸,我妈妈,还有我,多对老外婆开导开导,你呢,要主动点、热情点,该容忍的容忍,该谦让的谦让,该回避的就回避。
伯:这个,我保证做到,不过,开导可全靠你了。
婷:好!〈内传来外婆的喊声,“婷婷,开门,开门”〉
伯:啊呀,不好,老外婆来了。
婷:你急点哈?伲老外婆又不吃人的。
伯:这……
婷:还讲,主动热情,保证做到呢?
伯:啊呀,主动热情也要看看辰光,轧轧苗头的,今天,你外婆人还没进门,喉咙已经三转弯了,看上去,火气不小,现在去主动热情,弄不好又要碰僵,我,我还是躲躲开,等你开导好了,我再……
婷:躲躲开,怎么躲?现在她已经在门口头了,你还躲得开吗?要么,你从阳台上跳下去。
伯:阳台上跳下去?我可不敢,……嗨,有了,我就钻在这电冰箱的盒子里。
婷:用得着吗?
伯:你不是说,该回避时就回避呀?
婷:那你就回避吧〈伯钻进电冰箱盒子,门外传来老外婆喊声:“婷婷,开门呀”〉来了,来了(开门,外婆上)。
婆:婷婷,我在门外头“横冷横冷”,叫了半日天,侬怎么到现在刚刚开门?
婷:我在整理东西,没有听见。
婆:(学婷语)“没有听见”,我问你,屋里一只咸菜缸到啥地方去了?
婷:我不知道
婆:你没有丢掉过?
婷:没有丢掉?
婆:真的没有丢掉?
婷:是没有丢掉!
婆:那怎么找不到了,会不会给隔壁三阿伯拿掉了?
伯:〈从纸盒上面露出头〉三阿伯没有拿〈急躲下〉
婆:啥人讲三阿伯没有拿?
婷:哦?是我,是我!
婆:你?那我怎么听起来倒像是三阿伯的声音?
婷:我是学三阿伯的口音,外婆,我学得像吗?
婆:听起来是一式一样
婷:这个就叫模仿秀
婆:那你再学一句给我听听
婷:这……好,你听好〈手在冰箱纸盒上拍了一下〉
伯:三阿伯自己的米缸、水缸都不要了,怎么会要你的咸菜缸呢?〈婷的嘴在动,还做着动作〉
婆:看不出,我外孙囡还有这个本事。
婷:外婆,你也真是的,不论有啥事体,总是怀疑三阿伯
婆:我自己也弄不明白,那能总归要把三阿伯当冤家对头看待的
婷:怪不得你总要和他吵相骂
婆:吵相骂?我啥辰光和他吵相骂了?
婷:上次为了一棵树……
婆:这要怪他自己不对?
伯:我有啥不对!〈婷装着说话样子〉
婆:婷婷,我不是讲你不对,是讲三阿伯
婷:外婆。我是照三阿伯意思讲的。
婆:是的,是的,三阿伯是这样讲的。不过,我讲他不对,也是有道理的,当初,我这棵树是种在自家屋后头的,一点也没有过界,后来,这棵树长法长法,树枝长到他们家窗口去了,这个嘛,是树不识相呀,你说对吗?
婷:可树是你种的
婆:树是我种的,我种在自己宅基上,又没有占他家地方
伯:树根是不占,可树枝却把窗挡牢了,连窗都打不开了(婷做着说话的样子)
婆:你……?哦!又学三阿伯了,窗开不开,就不开,不是蛮太平?
婷:外婆,你怎么“价横对格”?
婆:嘘……〈小声地〉憨囡,我怎么好不“横对”呢?总不能在他面前认错,我再“推板”,也总归是他婶娘,你说对吗?〈躲在冰箱盒内的的三阿伯,渐向外婆靠近〉,啊呀,只冰箱怎么动法动法,过来仔交关呀?
婷:是我身体靠在这里,不当心把它推过来了。
婆:姨,怎么又动法动法动过去了?
婷:呦,我刚才靠在“伊板板”,冰箱就朝这边动过来,现在我靠在“迪板板”,冰箱就朝那边动过去
婆:嗨,只冰箱倒和三阿伯一样的
伯:〈钻出头〉啥?老外婆晓得我钻在这里边?
婷:〈按下三阿伯〉外婆,你为啥随便啥东西,都要联系到三阿伯的?
婆:喏,你看呀〈把冰箱盒子拉过来,又推过去〉活络吗?阿是象三阿伯一样,差来差去差他做事体,一点不打回票的〈又把冰箱推出去,拉进来〉你看阿是象三阿伯一样,朝南朝北积极得不得了。
婷:喔唷,外婆,今朝我可是第一次听你讲三阿伯好呀!
婆:是吗?一直住在隔壁隔户,横看竖看当他孬料作,开口闭口讲他坏胚子,现在动迁了,搬新房子分开了,回过头来想想,二家人家其实没啥大矛盾,过去吵吵闹闹,不理不睬,都是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体,婷婷,你说,外婆讲得对吗?
伯:对!
婷:对!
婆:凭良心讲,三阿伯这个人呀,是个老实头,热心人。
伯:谢谢婶娘夸奖〈冰箱盒子迅速移向外婆)
婆:啊呀,婷婷,现在这只冰箱可没有人碰过,怎么也过来了,变成全自动了。
伯:婶娘,是我在里面呀〈在婷婷帮助下钻了出来〉
婆:你,你怎么会在里面呢?
伯:刚才,你进门时,火气大来,我怕又要和你碰僵,所以,我钻在里面回避,现在,你火气退了,还在讲我好话,我当然要主动热情和你搞好关系,婷婷,你说,对吗?
婷:对,对,外婆,你讲呢?
婆:现在,还有啥闲话呢,从今天开始,就不再住隔壁隔户了,“难板”碰着就更加要客客气气了。
婷:外婆,要是三阿伯仍旧和侬做邻居的话
婆:那就再也不会像过去一样了
伯:真的?
婆:当然是真的,婷婷的爸爸妈妈都和我讲过了,住公房了,变居民了,老思想老习惯要改改了,和隔壁邻居要和和睦睦。我想想也对的,新村里住的人多呀,不但有本乡本土的,还有上海搬过来的,要是说话无大无小,做事无规无矩,身上穿得“腊里腊塔”,和邻居吵吵闹闹,那是要塌面子,惹人笑的。
婷:想不到,外婆思想蛮开通的
婆:哦,对了,三阿伯呀,你搬到公房里以后,和新邻居再也不要把关系搞僵呀,要是再碰着我这样的不大讲道理的老太婆,要主动点、热情点、要容忍的要容忍,该谦让的要谦让。
伯:要是碰着她心情不好,或者是生气的辰光,就回避
婷:不过,钻在冰箱盒子里也用不着的
婆:哈哈哈哈
伯:哈哈哈哈
婆:啊呀,我想起来了,阿六头帮我带过来的一只纸箱子还在外头呢?
伯:那我去帮你搬进来(下)
婷:谢谢三阿伯
婆:阿是,我早就讲,三阿伯是个热心人〈伯搬纸箱上〉
伯:婶娘,这箱子里是啥东西,重得不得了
婆:装的啥我也忘记了,打开看
婷:〈打开盒子〉咸菜缸,啊呀,外婆,你怎么还要这个
婆:啊呀,你们看,我真的老糊涂了,自家装在箱子里的东西,还在到处寻
伯:婶娘,只咸菜缸你还舍不得丢掉
婆:不是舍不得,是要派用场
婷:派啥用场?
婆:咸菜缸嘛当然是踏咸菜,今后不种自留田,吃蔬菜都要去买,踏了一缸咸菜,就用不着天天上街去了。
婷:啊呀,外婆呀,我真的要叫你外婆了,你看,小菜场、超市就在楼下面,你说还不方便吗?
婆:啊呀,要死快了,我怎么这点也没有想着,这样看来只咸菜缸真的用不着了。
婷:本来就不应该搬得来
婆:那……,三阿伯,帮我从窗口里甩出去,不要了
伯:这……
婆:怎么?不住在隔壁隔户就不肯帮忙了?
伯:婶娘,住公房了,不能象乡下一样,东西乱丢
婆:噢,对了,要讲卫生,三阿伯,多亏你提醒,不然的话,我老太婆第一天住公房,就要犯错误了。
伯:只要你愿意,我可以经常提醒你
婆:哎,可惜你不住在我隔壁隔户了
婷:外婆,三阿伯就搬在三O一,和我们同一个号头,用一层扶梯,同一个层面
伯:对门对户,比老宅基上还要离得近
婆:这么说,我们还是
伯:
隔壁邻居!
婷: